堂本贵

【虫蝙/Peteruce】“家暴现场”小段子

#之前在虫蝙群里有发过修改之前的文本找人联文,然后搞了半天还是我自己写了哈哈哈哈哈?



没有如澄澈的泉水倾泻至下的皎皎月光,没有如奶油蛋糕上的碎糖末肆意缀满的漫天繁星。Gotham的黑夜只是一方被顽童打翻的墨砚,在众生疏忽之际化开深沉而又奇异的色彩,并暗自缄默着那些鲜活的生命。

两个人影莽莽撞撞地在破烂不堪的跨江大桥废址下混剪交响着,这场乱战倒也打得纯朴,从头到尾尽耍些拳脚功夫,并不使用枪支弹药。但在几分钟之前,这两人还算作是同一条战线。

「Hey...你能听我说句话吗?Brucy?」Peter敏感的头罩跟着他自身的剧烈运动而快速伸缩着护眼白布,「Oh...Nonono...!」他先一步感知到了Bruce气势汹汹的拳头,简明扼要地移动着身躯躲过。

可Bruce依旧对他不友好地穷追猛打着,疲倦的绿眸之中泛着些许浑浊的液滴,苍白的脸颊散发出来的凛然戾气好像要把Peter给卸下几条胳膊腿似的。这家伙在皇后区待了大半个月没有回来,他才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他。

「你再不停手...我可是要来点实锤了...」Peter不太想对他使出蛛网粘液,但在Bruce无数次忽视他透露出的求和信息之后,他无奈地按压下中指与无名指,蛛网喷射器里狂飙突进的粘液结实地捆住了Bruce绷紧青筋的手腕。

Peter一时略占上风,他双手放在Bruce纤细的腰肢上,缓缓贴近他的鼻尖,发出气音般的笑声。「你可不能和蜘蛛侠打架。」Bruce恶狠狠地瞪他一眼,一面垂下头一面极力擦动着捆绑在一块的手腕,他瘦削的面孔则被遮掩在梳理整齐的黑卷毛里,「Dammit!」我讨厌Peter Parker这个坏男人!Bruce又抬起头来紧锁眉头,像只发怒的猫咪一样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Peter别过那瘆人的目光耸了耸肩,轻咳了几声,「好吧...我现在给你解开,但你不可以再胖揍我了。」他快步走到Bruce身后,半屈膝着为他解着繁琐的蛛网。

Bruce自持着稳当的站姿,他倾斜着脖子,动用着眼眶里微弱的余光来关注着Peter的一举一动。当Peter成功解开蛛网时,他蓄力已久的手掌猛地将Peter的头部按向地面,灵活的手指游走到光滑的下巴并利落地拔掉了那个碍事的红头罩。Peter感到头部被挤压的痛楚,手脚狂烈地挣扎着,以至于Bruce被他绊倒,两人双双倒向地面。

阴差阳错的是Bruce变成了肉垫,Peter沉重的身躯压制住他整个人。Bruce蹙着眉抬眼,看到冗长的睫毛在对方的眼角边随意打着转悠。他垂落下来的发丝轻轻扫过自己的额角,干裂的唇间呼出的滚烫气息也洒落在自己的脸庞周围。

Peter盯着那双微微阖住又流连着几缕光亮的眸子,在他红润的唇瓣上烙下一个轻柔的吻。「Sorry…Brucy,Queens的罪犯们太闹腾了…我实在抽不出空。」

Bruce煞白的面色渐渐晕染上一丝嫩红,仿佛被浸泡在棕褐色的蜜糖罐子里难分难舍。「马上从我身上起开!」他羞愤而又强硬地抬起膝盖骨往Peter腹部使劲一蹬。

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纯属瞎写?(雾)

#校园AU

#Newt/Thomas视角

#双向暗恋

#全程甜甜甜!无刀无虐!

#BGM可配One Thing?


(Newt视角


现在是伦敦时间下午七时。

Newt正两手端着一杯已经泡好的红茶,并迈着轻松的步子走向露天阳台的茶桌。只不过,他胳肢窝里夹着的手机在不停响着消息提示音。

说实在的,Newt以前从未遇到过像Thomas这样的家伙。一个发消息频率堪比加特林机关枪的家伙。说归说,Newt才刚将茶杯放下,就立刻拿起了手机翻看消息。

Newt耐心地把每一条消息都看过去,微闭的嘴角也随着Thomas一两句诙谐的言语而缓缓上扬。查看完毕后,他又暗自冥想了好一阵子再来回复。

自从上学期期末在Minho的介绍下和这哥们儿交换了MSN账号,他俩就一直在假期里持续着聊骚。

原本以为Thomas会是个一边解几何题一边跑酷的非人类?相处了几乎整个冬假以后,Newt真想给之前的自己来几个大嘴巴子吃吃。

这个来自LA的大男孩非常好相处,他怀着满腔的热情对待每一件事物。同时他也像个娴熟的锁匠,总是轻易地让别人敞开心扉与他交谈。

每次与他聊天之际,Newt的脑海里浮现着Thomas一边闪烁着那双幽深的黑眸一边滔滔不绝的画面,就像只还未成年的Puppy围着自己团团转。

一圈一圈的棕褐色液体盘旋在茶杯的金线印花上,慢慢吞吐着稀薄的滚烫气息。而早已下起的蒙蒙细雨愈演愈大,雨水沿着撑开的太阳伞滴入红茶里,在浓郁的茶液里搅动,化开。

Newt抿了一口微凉的红茶,稀疏的眉梢略微绷紧地颦蹙着。他挽起垂落在脸颊一旁的碎发,翻开手中读物新的一页,却试图在清脆的雨声里寻找消息来临的叮咚声。

叮咚一声,新消息总算来了。

他轻舒了一口气,划开手机锁屏查看。

您订阅的xx天气预报公众号提示:明日伦敦小雨转晴,6-17摄氏度。

Fuck off!

而在Thomas那栏的聊天界面上依然只停留在那最后一句Time to run罢了。


————————视角分割线————————


(Thomas视角


现在是洛杉矶时间上午十一时。

Thomas正一边做俯卧撑一边盯着手机看。精瘦的身躯在地板上不断起伏着,而手机则立在两手之间。他撑着有些疲劳的眼皮,焦灼得甚至想要尬唱一曲Wannabe来解愤。

他的手机已经杳无音讯半个小时了,老天知道这个英国人到底是因为在研究原子弹还是关心社会时事新闻才这么久没有回他消息。

“Come on...dude,快来陪我玩把游戏。”Minho一个人玩着单机游戏的苍凉背影不免传来了抱怨声,早在半个小时之前他就想糊这臭傻逼的熊脸了。说好的他来LA就一块出海耍,结果Thomas却因为要和自己的暗恋对象聊骚而把他晾一边。

见他半天没回应,Minho转过头来,看到他在手机灯光下几近扭曲的哀怨脸。他忍不住调侃几句:“你不如给那些被你屏蔽了的妹子解禁,她们可比你的小男孩激情澎湃多了。”

“Bull of shit.”Thomas并不怎么理会Minho的屁话。他耷拉下昏昏沉沉的脑袋,望着没反应的聊天界面开始怀疑人生。这家伙为什么总是要弧他!而且还是长弧!而且还从来不说原因!

“Hey...你的未来男友说不定只是,刚好在露天阳台上泡杯红茶看看书什么的。你知道的,英国人的喝茶方式...”Minho随便鬼扯着自己的假想,话未说完就被Thomas一声激动的吼叫给打断了,“Shut up,Newt回我了!”

Minho迷茫地眯起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看着面前这个fucking idiot,低声骂道:“这他妈分明是只发情的狒狒吧...”

听到那几声急促的消息提示音,Thomas也跟着浑身上下抖了抖。他注视着几条连接在一块的短消息涌出聊天界面。

Newt:Hahahahaha.
Newt:听着不错。
Newt:或许有空我会去一趟LA。

他说要来LA。来LA就意味着可能会和他一起住。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同居了。

哔。来自小处男的心脏逐渐狂他妈乱跳。

不行他得冷静一下,不能太高兴了导致说出什么失礼的话。

Thomas咧开嘴小声偷笑着,飘忽不定的双眸看看天花板又看看电脑桌。他靠坐在沙发垫上,将手机高高举起来四处转悠。

妈呀都过去一分钟了,可不能太久不回他消息。于是,心急的Thomas只好随手敲打了Time to run这几个字,便草草地把手机扔到一边。

加州的阳光化作细碎的灼影,穿过海景房前随风摇曳的椰树,沐浴着少年的梦乡。

大晚上跟基友想出这样的校园AU